评论

  • 手擀面还挺便宜~~~
  • 哪个傻比又冒名顶替我
  • 老来难,老来难,少年莫把老人嫌。
    当初只嫌别人老,如今轮到我头前。
    千般苦,万样难,听我从头说一番。
    耳聋难与人说话,插七插八惹人嫌。
    雀蒙眼,似鳔粘,鼻泪常流擦不干。
    人到面前看不准,常拿李四当张三。
    年轻人,笑话咱,说我糊涂又装憨。
    亲朋老幼人人恼,儿孙媳妇个个嫌。
    牙又掉,口流涎,硬物难嚼囫囵咽。
    一口不顺就噎着,卡在嗓喉噎半天。
    真难受,颜色变,眼前生死两可间。
    儿孙不给送茶水,反说老人嘴好馋。
    鼻子漏,如脓涎,常常流落胸膛前。
    茶盅饭碗人人恶,席前陪客个个嫌。
    头发少,顶门寒,凉风飕的脑袋酸。
    冷天睡觉常戴帽,拉被蒙头怕风钻。
    侧身睡,翻身难,浑身疼痛苦难言。
    盼明不明睡不着,一夜小便六七番。
    怕夜长,怕风钻,时常受风病来缠。
    老来肺虚常咳嗽,一口一口吐粘痰。
    儿女们,都恨咱,说我邋遢不像前。
    老得这样还不死,你要在世活千年。
    脚又麻,腿又酸,行动坐卧真艰难。
    扶杖难行二三里,上炕如同登泰山。
    无心记,糊涂缠,常拿初二当初三。
    提起前来忘了后,颠三倒四惹人烦。
    年老苦,说不完,仁人君子仔细参。
    莫要嫌,莫要嫌,人生不能常少年。
    今日少年转眼老,人人都有老来难!
  • 老来难,老来难,少年莫把老人嫌。
    当初只嫌别人老,如今轮到我头前。
    千般苦,万样难,听我从头说一番。
    耳聋难与人说话,插七插八惹人嫌。
    雀蒙眼,似鳔粘,鼻泪常流擦不干。
    人到面前看不准,常拿李四当张三。
    年轻人,笑话咱,说我糊涂又装憨。
    亲朋老幼人人恼,儿孙媳妇个个嫌。
    牙又掉,口流涎,硬物难嚼囫囵咽。
    一口不顺就噎着,卡在嗓喉噎半天。
    真难受,颜色变,眼前生死两可间。
    儿孙不给送茶水,反说老人嘴好馋。
    鼻子漏,如脓涎,常常流落胸膛前。
    茶盅饭碗人人恶,席前陪客个个嫌。
    头发少,顶门寒,凉风飕的脑袋酸。
    冷天睡觉常戴帽,拉被蒙头怕风钻。
    侧身睡,翻身难,浑身疼痛苦难言。
    盼明不明睡不着,一夜小便六七番。
    怕夜长,怕风钻,时常受风病来缠。
    老来肺虚常咳嗽,一口一口吐粘痰。
    儿女们,都恨咱,说我邋遢不像前。
    老得这样还不死,你要在世活千年。
    脚又麻,腿又酸,行动坐卧真艰难。
    扶杖难行二三里,上炕如同登泰山。
    无心记,糊涂缠,常拿初二当初三。
    提起前来忘了后,颠三倒四惹人烦。
    年老苦,说不完,仁人君子仔细参。
    莫要嫌,莫要嫌,人生不能常少年。
    今日少年转眼老,人人都有老来难!
  • 老来难,老来难,少年莫把老人嫌。
    当初只嫌别人老,如今轮到我头前。
    千般苦,万样难,听我从头说一番。
    耳聋难与人说话,插七插八惹人嫌。
    雀蒙眼,似鳔粘,鼻泪常流擦不干。
    人到面前看不准,常拿李四当张三。
    年轻人,笑话咱,说我糊涂又装憨。
    亲朋老幼人人恼,儿孙媳妇个个嫌。
    牙又掉,口流涎,硬物难嚼囫囵咽。
    一口不顺就噎着,卡在嗓喉噎半天。
    真难受,颜色变,眼前生死两可间。
    儿孙不给送茶水,反说老人嘴好馋。
    鼻子漏,如脓涎,常常流落胸膛前。
    茶盅饭碗人人恶,席前陪客个个嫌。
    头发少,顶门寒,凉风飕的脑袋酸。
    冷天睡觉常戴帽,拉被蒙头怕风钻。
    侧身睡,翻身难,浑身疼痛苦难言。
    盼明不明睡不着,一夜小便六七番。
    怕夜长,怕风钻,时常受风病来缠。
    老来肺虚常咳嗽,一口一口吐粘痰。
    儿女们,都恨咱,说我邋遢不像前。
    老得这样还不死,你要在世活千年。
    脚又麻,腿又酸,行动坐卧真艰难。
    扶杖难行二三里,上炕如同登泰山。
    无心记,糊涂缠,常拿初二当初三。
    提起前来忘了后,颠三倒四惹人烦。
    年老苦,说不完,仁人君子仔细参。
    莫要嫌,莫要嫌,人生不能常少年。
    今日少年转眼老,人人都有老来难!
  • 老来难,老来难,少年莫把老人嫌。
    当初只嫌别人老,如今轮到我头前。
    千般苦,万样难,听我从头说一番。
    耳聋难与人说话,插七插八惹人嫌。
    雀蒙眼,似鳔粘,鼻泪常流擦不干。
    人到面前看不准,常拿李四当张三。
    年轻人,笑话咱,说我糊涂又装憨。
    亲朋老幼人人恼,儿孙媳妇个个嫌。
    牙又掉,口流涎,硬物难嚼囫囵咽。
    一口不顺就噎着,卡在嗓喉噎半天。
    真难受,颜色变,眼前生死两可间。
    儿孙不给送茶水,反说老人嘴好馋。
    鼻子漏,如脓涎,常常流落胸膛前。
    茶盅饭碗人人恶,席前陪客个个嫌。
    头发少,顶门寒,凉风飕的脑袋酸。
    冷天睡觉常戴帽,拉被蒙头怕风钻。
    侧身睡,翻身难,浑身疼痛苦难言。
    盼明不明睡不着,一夜小便六七番。
    怕夜长,怕风钻,时常受风病来缠。
    老来肺虚常咳嗽,一口一口吐粘痰。
    儿女们,都恨咱,说我邋遢不像前。
    老得这样还不死,你要在世活千年。
    脚又麻,腿又酸,行动坐卧真艰难。
    扶杖难行二三里,上炕如同登泰山。
    无心记,糊涂缠,常拿初二当初三。
    提起前来忘了后,颠三倒四惹人烦。
    年老苦,说不完,仁人君子仔细参。
    莫要嫌,莫要嫌,人生不能常少年。
    今日少年转眼老,人人都有老来难!